三月山茶

<雜食注意>||近期坑:彈丸&DW||
本命夏目&狛枝。
放日常+摸魚+原創圖。
歡迎勾搭☆

写手灵魂问卷

醉里风喃:

给你码着

而我知道:

涉及CP:楚路、信兽

来自 @雨翊凌澜 的传递。想说,凌澜我换了头像和ID居然还认出我了。给你鼓掌。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各位作者来做一份灵魂问卷吧!

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

这是一份由浅入深、直击灵魂的问卷。

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否则写什么都必坑。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各种校园/日常小白文。

试写:【楚路】高中生日常

“路明非!你怎么回事啊!”班长一把将班级扣分记录本拍在路明非的桌子上,正在翻找着下节课的课本的路明非着实被吓了一跳。

其实看到桌上那本扣分本子路明非的心里就明白大半了,却依然装着不明就里的问了句,“我怎么了?”

“连着一星期了,天天被扣分!你也不看看班主任的脸色!我说你做操的时候就不能打起点精神来?”班长哗哗哗的翻到昨天的记分情况页面给路明非看,路明非无力的望着那个“-0.5”。其实先前被扣了两次分后他做操的时候就很认真了,天知道为什么还是被扣。

“我说......你是不是得罪楚子航了?”体育委员在边上悠悠的提醒。

楚,子,航!

 放学铃声伴着学生们的欢呼声响起,周六周日的到来往往会让人忘记了还有家庭作业这件事。路明非慢慢的收拾着要带回家去的本子,待到同学都走的差不多了才背着书包跑到楼上的高二班去。印象中那个面瘫主席每次都是很晚才走的,现在上去应该还能遇上他。

路明非蹑手蹑脚的游荡到了楚子航的班级后门口,咬着指甲想先看看人还在不。刚一伸头就看到了自己找的人站在教室里面打算关门。由于事发突然,先前想好的打招呼的方式明显不适用。路明非出于本能反应的咧嘴傻笑,然后立刻缩回了脑袋。

如此见面,实在不宜正经交涉。还是等下次吧。

路明非深吸一口气打算提脚跑路却被身后的人唤住。

“你找我。”明明应该是疑问的,可楚子航却用肯定句式说了出来。关上教室后门,长腿一迈立在路明非跟前。

“嗯......我想问问,你为啥老是扣我的分。”楚子航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不用做操,只负责扣分,用路明非的话说,就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原本这样一个人和路明非应该也是没什么交集的。但是上上个星期两人在放学路上一同帮助了一个找不到路的小女孩后,就有了点交集。但是也只是在学校里碰到的时候点个头啥的。

这个星期楚子航负责监督路明非他们班,然后路明非就天天被扣分,理由清一色:做操不认真,动作散漫。

体育委员的那句话突然提醒了路明非。

“我记得我好像也没得罪你吧。你老扣我分,班主任都快骂死我了。”路明非翻着小白眼回想着班主任气急败坏的样子。班级考核抓得紧,大家都努力做好值日保持纪律,就他一个老是做操不认真。

“对不起,只是......想和你交朋友。”

啥!卧槽!你咋不给我绿箭呢!

“怎么搞得跟幼稚园小男生想引起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注意似的......”路明非幽怨的看着楚子航。楚子航听了这话浅笑了下却没说什么。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细致深沉的环境和人物心理描写,专业的讲解,以及牛逼哄哄的武侠打斗情节 。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受方性转才在一起,或者说因为客观的条件才在一起,比如你是A我是O,所以我们两个就要在一起。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感情,亲吻和肉。那些写着写着一点铺垫和心理戏都没有的就“XX突然一个深吻”或者“一把将对方推到在床上”我都表示——大写的懵逼 。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让我用一种对角懵逼的状态试着写写。

拿信兽下笔吧。(捂脸)老大,我对不起你。

试写:【信兽】团长的苦恼

当温尚翊一脸惊慌的推开陈信宏的房门时,陈信宏还趴在桌子上睡觉。昨天写词写的太累了,就算出去偷吃了一顿火锅也没能充满电。

“阿信!阿信!靠北,快醒醒啊!”温尚翊一把抓起陈信宏就开始死命的摇。主唱大人被自家团长硬生生的从睡梦里摇了出来,眯着眼睛刚想撒娇说要多睡一会儿却被眼前的人吓的睡意全无。

“请问你是哪位?”为什么有一个穿着阿翊衣服的女生出现在他的房间里,而且.....而且仔细看看和阿翊长的还有点像啊。不会是阿翊的什么妹妹吧,可是这么多年也没听他提起过啊。

“温尚翊......”

陈信宏又吃惊了一回,瞪着眼前的人不知道说什么。为什么他家的阿翊回去睡了一觉就变成姑娘了,还是大眼长发细腰的萌妹子。不对,阿翊本来就是大眼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就这样了。”温尚翊拉了拉自己的长发,看到陈信宏那难以言喻的表情叹了口气,“要是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陈信宏见他这样也有点不好受,起身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揉了揉那颗低垂着的脑袋。头发软软的,手感有点好,陈信宏忍不住多揉了两下,温尚翊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没关系啊,不管阿翊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陈信宏轻声的说着,顺势把人搂进怀里。

“谁,谁担心你喜不喜欢了!”温尚翊有些脸红,脑袋靠在他的胸前声音闷闷的,“我是担心以后的演出和活动好不好啊!”

陈信宏笑着又揉了揉他的头发,“虽然我现在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但是你要相信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有。不吃靖苏,不吃叶受楚受。他们两个明明那么攻。(凌澜肯定不会打我的,虽然不吃的都是你吃的。)

不接受信兽、楚路的拆逆,犬薇和殊凰的拆。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可接受靖苏的友情/亲情向(其实他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好兄弟啊- -。)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话说我有文风这种东西吗?感觉是和自己近段时间看得文风有关的。算不算多变我也不知道。(还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文风这东西_(:з」∠)_)

贴旧文

片段一:【楚路】小学生口吻

我叫路明非,今年小学四年级。我爹娘据说是很厉害的考古学家,整天都在遥远的地方挖东西。所以基本上我家常年只有我一个人。不过邻居的叔叔阿姨还有哥哥姐姐们都很照顾我,所以我才没有被饿死。哎,不对啊,其实我不是想说这些的,我好像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个人来着……

我的邻居兼师兄:楚子航。小学五年级学生,一个长的像花儿一般的男孩子。

这是我还有一个邻居(不愿暴露姓名的)姐姐对他的形容。我其实不是很赞同的,像花什么的不该是形容女孩子的嘛?师兄是长得很好看,每次和他出门都会有一些妹妹姐姐阿姨一类的人多看他两眼,搞得在一旁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哎,又跑偏了。

师兄是很好看啊,可是师兄是男孩子不能用“像花一样好看”来形容。但是我打不过邻居姐姐……所以,师兄就是一个像花儿一般好看的男孩子。

平时邻居姐姐叫师兄都叫他“不高兴”,因为师兄一直板着张脸,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是不怎么高兴。可是我一直认真的观察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事可以让师兄不高兴的啊。结果我把这个疑问告诉邻居姐姐后得到了“没头脑”这个称呼。

『你们两个啊,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邻居姐姐咬着吃冰激凌的勺子摇头晃脑的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虽然我也不是很赞同“没头脑”这个称呼,可惜我真的打不过她。

我好像又跑偏了啊……拉回来拉回来。我是来给你们介绍楚子航这个人的啊。

师兄虽然一直顶着一张“不高兴”的脸,可是还是有许多女生喜欢她。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每天放学都有几个别的班级的女生守在那里等他放学路过;每个星期一的升国旗仪式也是全校女生最期待的,因为师兄是升旗手;师兄的班级门口总是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女生心不在焉的嬉笑打闹;每次我和他一起回家都能发现同路的人变多了呢……

所以师兄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呢?

『师兄,你品学兼优,样貌出众,又是大队长,为什么还是一直不高兴?』

终于有一天我憋不住了,问出了这个我好奇已久的问题。

『因为你是没头脑。』

然而我依旧没有得到答案,还多出了两个问题来。

为什么我是没头脑你就要不高兴?还有我怎么就是没头脑了?!

 

 

片段二:【楚路】未妨惆怅是清狂

 

“生日快乐,路明非。楚子航”

 

19岁生日的那天,路明非第一次收到祝福短信。除去诺玛,楚子航是第一个给他发短信的。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件很快乐的事才对,可是路明非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除了莫名其妙还是莫名其妙。

因为当时和他不熟吧。可是他干嘛给一个不熟的人发短信?看来楚子航的八婆是天生的吧。在和楚子航熟悉起来后,再遇到他那时不时就对自己的事很关心的时候,路明非这样安慰着自己。

两个人从陌生到熟悉需要多久?

路明非板着指头算了算发现自己算不清。他算不清自己和楚子航变得熟络用了多长时间。一次任务的时间?还是从中国飞到美国的一个航班的时间?或者只是两个人共同经历一场生死的瞬间?他倒是知道自己和芬格尔熟络起来要多久,他只要请芬格尔吃一顿夜宵就好了。

算了,算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就算现在和他很熟了,那又怎么样?自己依然只是需要他罩着的师弟而已。

 

路明非进入卡塞尔学院后第一个成功完成的任务就是因为有楚子航罩着他。而且他还没出一份力。当楚子航在浴血奋战时,他则坐在楚子航为他预订的高级餐厅里和妹子在吃饭,就连妹子都是楚子航帮他约的。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还有接踵而来的第三第四次,就像是一个用不完肥皂水的泡泡机吹出来的泡泡。路明非看着那反射着太阳光五彩斑斓却又空荡荡的泡泡一个个出现在自己面前,伸手抓也不是,眼睁睁看着它飘走也不是。

楚子航就像是要一直罩路明非到死似的,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帮助他的机会。最开始路明非还能厚着脸皮承受着,可越往后他就越是接受不能。

楚子航,你又不欠我的。

无聊的时候路明非也会发呆想想楚子航到底帮了他多少次,他想自己也应该回报一下。可是牛逼哄哄的杀胚师兄会有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吗?

还真有。

自己可以帮楚子航保密在任务中受伤的事实;在他打算去送死的时候自己乖乖听他的做最后一个死的人;在他困惑水瓶和双子配不配的时候帮他解答;在关于他的听证会上“够义气”的说出事实......可是不管怎么看自己还是很没用的样子。

 

在所有人都以为路明非会因为师姐要和老大结婚了而郁郁寡欢的时候,他也就顺着大家的意思颓废了一把。至少楚子航还特意找自己谈了谈心。可是他当看着小师妹一蹦一跳的进了楚子航的病房时还是失落了一下。

水瓶和双子不配,两个都是神经病。

路明非看着那些已经飘的很远远了的泡泡发呆,有些泡泡已经飞远了,有些飞到半空就破了。然而世界上哪来什么用不完的肥皂水的泡泡机啊。

好吧,有的。

“诸位教授,我希望以行动证明自己,”楚子航的声音贯穿全场,“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势必会向中国派出专员,我曾经和路明非在中国共同执行任务,这一次,我请求和他一起前往中国,我的所作所为,将证明我是谁!”

路明非抓住了那个泡泡。他想破了也没关系,反正至少还占着水了。

 

“别傻了啊!你们玩命就管用么?你们都会死的啊!够资格拿命来赌的……只有我啊。”

 

路鸣泽吐槽他把命给一个男人了,是在想什么呢?

是啊,自己是在想什么呢?后来想想,自己都觉得人生这卷纸巾他扯的有些太快了。

可是他又想只是四分之一嘛。能和师兄一起牛逼哄哄的回学校,四处得瑟。绩点、奖学金、女朋友……想什么有什么,还是不错的。而且他知道楚子航还想去看看小师妹的……

你想要什么,我就帮你喽。只要别再给我希望了就好了。

 

楚子航冲他发火的时候,他还是傻了。他不是很明白楚子航那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已经努力扮演着所有人都认为的样子,怎么还是有人不满意呢?而那个不满意的人居然还是楚子航。

因为八婆是本性吗?

路明非不是很想要楚子航的关心,那些泡泡不是应该早就全破了吗?他就想静静的待着也不可以吗?

不是说了别给我希望嘛。

 

“师兄你是喜欢小龙女么?”

“你们叫她小龙女么?”

 

【以上这样算是文风有差吗?】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有吧。比如最早开始写的武侠,后来是在是写不下去了。不过反正也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所以不写完也没关系啊。还有一些的话,我也没说不写,就是暂时没有灵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且也没人催我。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嗯,因为存在感低没人催我。所以不用谢罪。233333333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累= =。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不是。不怎么爬墙。比较专一,而且现在越来越觉得要喜欢上一些事物是一件很累的事,所以很多时候都懒得再去接触新的东西。只想专心致志的爱上现在爱的人。

然后就是......专一型写手是什么意思? - -。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作为一个朋友都是和我逆CP的人笑笑不说话。其实这个不太有所谓了,朋友之间只要三观相同,能聊到一起何须在乎我们两萌的到底是不是一样的呢。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其实并没有,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写的都不好。【蹲角落画圈圈】

 所以我也一直很感激那些肯看我的文的小伙伴。

我有努力在学习怎么写好文。以前的我是个连大纲都不会写的人,现在也在试着写大纲,然后写文之前也开始查资料了。

希望以后能写出更好的文。所以就不给自己卖安利了。嘿嘿。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嗯,其实我觉得凌澜的文笔就很牛逼啊。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哦,就是她邀请我的。2333333333


不过我还可以再坑一些人  @景桑  @Temorrow  @一氧化氢  微笑

——结束——

评论
热度(18)
  1. 三月山茶踏夜白 转载了此文字
©三月山茶 | Powered by LOFTER